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洪荒之血道冥河 >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章 得罗盘,战轮回大道尊!?
    (今日第一更,5382字!!)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刚成为混元大道圣人,冥河本来打算闭关修炼,抓紧时间参悟、研究‘命运石板’的,至于三位第三步的争斗,与他有什么关系?然而,现在的情况,却是不得不出手了,说起来道劫提前开始,和自己夺舍第一劫使,也有不小的关系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昊天和仙没有选择醒来,想必是有重要事情要做,处在了紧要关头,假若自己袖手旁观,任凭鸿蒙界大乾天庭子民,被轮回大道尊灭杀的话,那么,二人之间的联盟也就名存实亡了,说不定,还可能反目成仇,被昊天记恨?

    “昔日,我证道第三步之时,仙选择放手,主动配合斩断了我二人之间的因果,虽然,即便你不配合,我也有办法慢慢还上因果,将之斩下,但,那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。因此我冥河欠你一个人情,你我二人是盟友,自然助你。”冥河眼中闪过了一抹精芒一般,缓缓起身,大袖一甩,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去往鸿蒙界,而此时,鸿蒙界天地里,一个诡异的罗盘骤然闪现而出,刚一出现,天地色变,苍穹颤抖,轮回的力量,卷起一抹大道威压,轰然笼罩,让所有人惊骇莫名?

    “这,啊,不好,是轮回大道尊的证道之宝,此人是站在太初界的第三步大能,其人至宝降临,必有灾祸。”有鸿蒙界古老的修士,心中震骇,陡然惊叫而起,却难以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嘶,此物散发的轮回力量,正在吸取我鸿蒙界苍生的神魂,普通苍生,修者的肉躯,正在一点点化为虚无,神魂被吞噬,这可如何是好?”鸿蒙修士脸色狂变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,你们鸿蒙界,完了!”太初宇宙一众古修,见状顿时幸灾乐祸,一个个仰天狂笑,出手更为狠戾。

    “中央后土宫,吾掌六道轮回,御!”就在这时,苍生颤抖,陷入了绝望的时候,鸿蒙界中央,世界树内,传出一声娇喝,接着,一个绝美的女子,缓缓走了出来,直接出手。

    “嗡!”她美丽不可方物,周身上下,有轮回之气回旋缭绕,显得超凡脱俗,更有土之法则,在她的脚下衍变云朵。

    “是后土娘娘出手了,啊,拜见娘娘。”苍生尽皆叩拜。

    “哼,后土,昊天的女人?凭你对轮回的领悟,还差得远,既然你要找死,那就先去死吧!”罗盘之中,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“嗡轰!”紧接着,却见那大道尊的罗盘至宝,旋转之际,飞到了后土的头顶,在那云端,在那狂风起时,滚滚轮回力量,犹如一道长河从九天垂落,向着后土,冲刷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轮回大道尊,你休得放肆!”后土惊怒。

    她气势轰天,立即出手,看起来有祖仙二十重天的样子,加上其对轮回的领悟,战力十分之惊人,可惜,这一次对上的是轮回大道尊,是第三步之力,各种神通,瞬间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噗,有我在,你别想蛊毒苍生。”后土喷出鲜血,娇躯颤抖了一下,脸色刹那苍白,却咬牙切齿的坚持,怒叫道。

    “后土妹妹,我们来助你!”就在这时,又有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陡然,那世界树里,几个女子走了出来,一个个美丽无比,周身上下,尊贵的气息缭绕,几人修为都是不弱,仿佛冠绝天下,轰轰选择出手,对抗轮回大道尊的罗盘,可惜仍然还差的太远了,不一会儿,就被轮回力量,轰击的吐了血?

    “娘娘,你们怎么样?”无数大乾天庭的群臣,疾呼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,后土娘娘、女娲娘娘、、他们都挡不住,这可如何是好?”百姓也看到了这一幕,不由得,面露绝望。

    “下一纪后土、女娲、瑶池?想不到,你们果然如通天、阿弥陀佛、、等人一样,早就飞升鸿蒙界了,尔等退下,这罗盘威力巨大,不是你们能挡住的,交给我吧。”就在这千钧一发,危险的时候,鸿蒙界虚无扭曲,一个平静之声传出。

    “嗡!”下一瞬,却见虚无扭曲,苍穹上,冥河穿着血色道袍,气势内敛,走了出来,他目光看向罗盘,探手抓去。

    冥河出手,没有什么特殊异象,更无天地色变,只是返璞归真,掌中蕴含着道之力,就抓向那罗盘,惊天动地一样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你是那新晋的第三步,你敢和我为敌~~~~~~~~~~~~?”那轮回罗盘,顿时一颤,轮回大道尊惊怒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既然你做了任凭命运摆布的走狗,看来你的道念,本身实力,也不会很强,这罗盘是个好宝贝,从今日起,归我了。”冥河望着这罗盘,目露奇异之芒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话语间,手掌已然落在罗盘上,罗盘巨颤,想要挣扎反抗,冥河眼中一瞪,一声超级巨响,顿时就被镇压。

    “呵,大道尊证道之宝,好东西,待我以领域血道、世界之力,将之熔炼,炼出此物之中的轮回规则,融入我之天地当中,如此,天地更完善,交换兽分身实力,也能提升了。

    在我手中,你还想反抗,可笑!”冥河带着一股冷笑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,将那颤抖之中的罗盘,按向心脏,陡然,冥河心脏之处,绽起一道世界之光,更有血道本源,这两种力量个交织在一起,仿佛不分彼此,瞬间缠绕罗盘,拉扯之中。

    轰轰轰,罗盘巨颤,爆**回道光,似乎还要反抗,显然不甘心,可惜,其大道尊本体不在这里,如何能抗衡冥河?

    “混账,你好大的胆子,新的第三步,你敢坏本大道尊至宝,可有勇气来虚无之中,和我决一死战。”罗盘内部响彻了轮回大道尊,狂怒的吼声,充满冰冷的杀意,辐射八方。

    “虚无?也好,就去会会你这轮回大道尊,第三劫使~~~~~~~~~~~~~~~。”冥河陡然双眼一眯,手一用力,将那罗盘彻底按入心脏之中,心脏,却是领域所在,洞天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新开辟的世界里,罗盘刚一进入,瞬间,整个世界,苍穹色变,大地轰鸣,虚无扭曲时,三千法则光柱实质化而出,滚滚天地之力,世界之光,本源之力淹没而去。

    苍穹,变成了血色,自然是因为,这里是领域,冥河的血道,是最为主要的法则本源,苍穹一念,似演化血海,滚滚规则衍生的血水,向着罗盘,狂涌而去,开始强烈的腐蚀。

    嗤嗤,世界之力,规则、血道的腐蚀之下,罗盘颤抖中,旋转而起,光芒渐渐黯淡,仿佛正被分解,一缕缕最为精纯的,属于轮回道的规则力量,融入苍穹八方,天地,更完善。

    “啊,那罗盘是何物?竟有如此醇厚的轮回道力量,比六道轮回盘,还深邃,这?”天地之中,各方大能,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此物是至宝,若能得到,我之修为,必定大增!”也有修者,目中露出了贪婪之色,死死地盯着苍穹之上的罗盘。

    “可惜,此物是被整个天地看中的,天地规则,要将之碾碎,分解为精纯的轮回道规则,使之世界完善,谁去抢夺就是和整个世界为敌,唉!”很快,贪婪的修士,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!”所有人,包括魔神、诸雄在内,都抬头仰望。

    却说,此时十八重地狱当中,一座巍峨宫殿,冥河的交换兽分身,扶苏双目一开,望着眼前轮回盘,微微一笑:“天地轮回力量更强了,我这里的轮回盘,正在蜕变,道悟攀升。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哈,想来,不久之后,我的修为,就能追上獒裂天和烛龙二人了,好!”扶苏眼中露出明悟,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继而,他缓缓闭目,背靠轮回盘,参悟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这同时,却说冥河,收了罗盘之后,大袖一甩,也不理鸿蒙界、太初修士的厮杀,以及下一纪后土、女娲、、等女的感激,一步迈出,消失在了苍穹上,再出现,却在两上界之外,虚无当中,他认准一个方向,那里,轰轰战斗着。

    呼啸之中,感受着八方虚无,冥河心头一凛,暗道:“这里的虚无,比之下界时空的无极还要纯粹,而且,这里的虚无之真的没有边际,浩瀚无比,正如道无涯,似深邃无穷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片虚无之中,真的,只有太初宇宙、鸿蒙界这两个上界么?会不会,遥远之处,所有人不知道的地方,存在其他的上界~~~~~~~~~~~~~~。”冥河第一次来到虚无里,心中莫名其妙的,浮现出这样一个想法,双眼一眯,眸色深邃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先对付第三劫使,再作打算!”很快,耳边的轰鸣,战斗之声,拉回了冥河渐漂渐远的思绪,他看到了前方战斗着的三大强者,其中一人周身力量仿佛轮回,眉心处,更有一枚,命运之力形成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了,轮回大道尊,呵!”冥河眼中一冷,踏步而去,临近时,探手取出证道之剑,毫不犹豫,血色剑光落。

    “呲吟!轰!”血色的剑气,道念无边,向轮回道尊冲刷而去,轮回大道尊,显然发现冥河,面露狂怒之色,出手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新晋的第三步,混账,还我罗盘!”轮回大道尊见了冥河,双目微微充血,一声怒吼,便直接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呼啸时,周身滚滚道念席卷而起,掀动轮回的光,带着狠辣,带着狰狞之色,轰轰出手,各种神通大术,直接施展。

    “呵,轮回大道尊,我叫着冥河,你记住了!”冥河冷冷的开口,面对强悍的轮回大道尊,他丝毫不惧,直接出手。

    轰轰轰,战斗之声,惊天动地一样,两大强者,具为混元大道圣人,生死搏杀而起,有血光冲天,道源如念,轮回的力量,相互碰撞,每一个呼吸,都对抗千百次,此战轰轰。

    轮回大道尊,毕竟成道多年,修为深厚,又有命运的印记加持力量,开始的时候,却是压制了冥河,但,冥河也不是好欺负的,他同样是第三步修为,血道至凶,狂怒的出手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多谢这位道友相助,在下无量,这厢有礼了~~~~~~~~~~~~~~~。”就在这时,不远之处,无量大笑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以一敌二,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,居然来了个强大的帮手?于是狂喜,对冥河,有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“吾为冥河!”冥河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,接着专注于对战轮回大道尊,二人生死搏杀,激战连连,虚无都在扭曲。

    “哈,轮回大道尊,你比那死了的第一劫使,也强不到哪去,证道之宝罗盘不在手中,直接影响了你的发挥,而我这里,却是越战越强,吼,看我手段。”冥河仰天狂笑之中。

    吼声之际,他脚下血海翻滚,凶煞缭绕,道源的力量狂涌而出,手抓证道之剑,此剑的威力,经过证道第三步之时的蜕变早已滔天,虽然没有混沌至宝那么强,但,却也是混沌灵宝的极致,距离至宝程度,只差一线,血之凶威在席卷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冥河,你欺我太甚,本座会让你后悔的~~~~~~~~~~~~~。”轮回大道尊惊怒的吼着,确实,他手中没有罗盘至宝,发挥的战力,不是巅峰,有些憋屈的怒吼道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感觉到,自己的证道之宝,罗盘在一个诡异的地方,并且正在被毁灭、分解之中,于是心神反噬,受创不轻,这更让他狂怒,脸上一片焦急,反而冥河越战越强了。

    却是因为,两大上界,群雄在战,苍生血流成河,大地鲜红,尸山蔽日,血海星沉,滚滚血气力量,朝着血海而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心脏洞天,世界之中,轮回罗盘正在消融,化而为最精纯的轮回规则,融入天地,天地更完善,面积大大扩张,使得冥河这里,力量暴涨,实力,隐隐的有所攀升。

    二人之战,正如此消彼长,冥河凶猛的战斗,慢慢挽回颓势之中,轮回大道尊,却是更为焦急,疯狂的吼着,怒兮。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”这一战,惊天动地,虚无扭曲。

    天地悠悠,时光如怅,半个甲子,三十年在四大强者的争斗中,缓缓流逝而过,在这岁月里,因证道至宝,被冥河扣下,不断分解壮大自身,轮回大道尊遭受反噬,伤更重了。

    也因如此,冥河变得强大,修为攀升,虽然还是不能反过来压制轮回大道尊,可,却一点点,拉近二人之间的距离?

    而在这半个甲子的岁月中,两大上界,煞气弥漫,恐怖的压抑之感,不知何时,轰然笼罩而下,两界枭雄,战斗到了更为紧要的关头,群雄厮杀,血溅于天,一个个疯狂一样。

    哪怕半步大道圣人,都杀红了眼,你来我往,拼了命?

    “嗡!”这自然是最强道劫,来临的前兆,太初宇宙之中,隐隐有一道凶悍的气机,慢慢苏醒,越来越强,却是太初界苍天,命之第二劫使,鸿蒙古尊,正在觉醒,力量暴涨。

    半个甲子之内,冥河血海之中吸收的血气力量,近乎无穷无尽,可见两个上界的争锋,到了什么程度,苍生过着凄惨的生活,暗无天日,然而面对强者争雄,他们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时间再度流逝,又十年过去,太初宇宙,高空之上,苍天之眼再度膨胀了数倍,这年,这天,灭生老人一声凄厉的嘶吼传出:“赤血,你坚持住,已经快了,本体快苏醒了!”

    “鸿蒙古尊,与朕相斗,你还差得远了,吼,爆~~~~~~~~~~~~~~~~。”灭生老人,最后一声大吼,响彻八方。

    轰轰,紧接着,一声超级巨响,太初宇宙苍天之眼,内部大片区域,爆炸了一样,却是灭生老人,自爆了,自爆力量给鸿蒙古尊,造成了一定伤势,不由惊怒道:“昊天,你!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鸿蒙古尊,你还不死心,我家主人就快苏醒了,你要完了,杀!”赤血麒麟大君王怒吼,打断古尊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这年,这天,苍天之眼内,灭生老人自爆的一瞬间,太初宇宙,天地四极,一个漩涡世界里,魔山之巅,魔之超脱者苏铭身体一颤,仿佛修炼到了极致,骤然体内巨响轰轰,他的境界,在这一刻突破,修为,在爆发,力量轰轰暴涨,周身上下,超脱之光,魔云滚滚,冲击天地的八方。

    “融合所有分身,修为的瓶颈,给我突破,吼,我苏铭,从来不信宿命,我的命,只能由我自己掌握。”苏铭猛地双目一开,仰天一吼,眼中露出执着,带着疯狂,似入了真魔。

    “轰!”他霍然起身,修为陡然爆发,直接攀升,冲破为祖仙十九重超脱者程度,并且一发不可收拾,初期,中期,后期、、,还在攀升,这是他多年的积累,厚积薄发,突破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鬼也仰天长啸,嘴里嘶吼,修为提升无数!

    妖所在的漩涡世界,孟浩双目一开,双眼露出精芒,深邃无比,似眼眸里存在无数禁制,他霍然起身,祖仙十九重天超脱者气势直接掀起,惊天动地时,喃喃道:“我命如妖,欲封天!此次闭关勾连仙的道念,他也似乎助我,我的封天禁,已然领悟更高层次,我的修为,也得到提升,哈哈哈!”

    鬼、妖、魔,三位强者都突破了境界,唯有神所在的漩涡世界,还没有动静,孟浩、苏铭三人眉头一皱,微微疑惑。

    “算了,距离一甲子,还有二十年时间,想必那个时候王林会出关吧?我们,正好闭关打坐,调整状态。”三人心想,说着,抬头看了看宇宙中央的苍天之眼,眼中战芒闪耀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