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洪荒之血道冥河 >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一章 你有命之印,我有命运石板!古千幽?

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一章 你有命之印,我有命运石板!古千幽?

    (今日第二更,4263字!!)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虚无之间,冥河的出手,算是缓解了无量大道尊的压力,这四位绝世强者,可以说早就站在了巅峰,修为混元大道圣人境界,非同小可,为了各自不同的信念,正进行生死搏杀。

    这一战,惊天动地,轮回大道尊,是冥河所遇到过的除了仙之外,最强大的一个修士,此时的轮回大道尊,远比那所谓的第一劫使,要强大的太多?毕竟,第一劫使刚成就第三步,还没来得及吸取命道准备的底蕴,就迫不及待的出手。

    以致于被冥河、阎川埋伏,陨落在下一纪苍茫时空,可轮回大道尊却不一样,他本就是成道日久的第三步,万古岁月的修行,彻悟轮回道,加上‘命之印’增幅,他实力逆天?

    然而,尽管如此,冥河这里,却也好惹的,只见在那虚无之空,四大强者道念,分为两个阵营,彼此对抗,冥河脚踏血海,手抓证道之剑,面露狰狞之色,发出一道道血色的剑气长虹,如龙一样,十分凶戾,狠声道:“轮回道尊,死!”

    “呲吟,轰!”剑气如龙,血色的光,惊天动地,冥河出手展开了全力,施展各种神通术法,更有灵魂本源,心脏之处绽放世界之光,种种手段,向着轮回大道尊,轰轰而去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噗,冥河,你到底将本尊的轮回罗盘弄到哪里去了?该死的,居然想要坏我证道之宝?可恶,本尊与你不死不休。”时间,渐渐拖得久了些,轮回大道尊在嘶吼。

    却是心脏洞天,世界里,轮回罗盘被分解更多,作为此宝的主人,心神相连,轮回大道尊伤势越发沉重,而且想到自己的至宝要被毁灭,他就杀意狂涌,双目泛红,咆哮之中。

    “冥河,你只是刚成道第三步不久,虽然不知道,为何力量有这般强横,但,莫非真以为本尊没办法对付你?吾为第三劫使,命道之下,力量加持,吼吼。”轮回大道尊怒吼。

    恨声之际,他喷出鲜血,手掐诡异法诀,一指点在了眉心之处,那‘命之印记’绽放奇异的光芒,顿时,冥冥之中虚无八方,有诡异之力翻卷而来,向轮回大道尊,狂涌而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哈,冥河,我有命道加持,我的实力暴涨,你还不给我交出轮回罗盘。”轮回大道尊,张狂的吼着。

    “轰!”确实是这样,眉心的那枚印记,仿佛勾连了冥冥中存在的命道,虚无八方,涌来力量,让轮回大道尊实力暴涨,力量在攀升,他气势狂涌,沧桑而却古老,简直逆天。

    “掌劫使者?轮回?哼,看来,此人勾连命道,是靠眉心上的那一枚印记了,不行,这样下去,他会越来越强,甚至会成为大道圣人巅峰,达到太初宇宙苍天,鸿蒙古尊那样的程度,如此,只能试试用命运石板。”冥河脸色极为阴沉。

    目光闪烁,他是得连连后退,心中念头百转,暗道自己夺舍第一劫使,命运石板就算还没暴露出来,也藏不住太久。

    极有可能,命道早已盯上了自己,如此,还不如光明正大的使用出来,反正现在的自己,已然今非昔比,混元大道圣人,对于苍生、诸般枭雄来说,已经是登顶的,无上强者。

    “轮回大道尊,你以为,只你有命道力量吗?今日,我倒要看看,你的‘命之印记’,和我这里‘宿命’力量,孰强孰弱?命运石板,玄而又玄,万古一造!”冥河蓦然嘶吼。

    他性格果断,想明白了,做出决定,便立即行动,探手掐诀一拍头顶,庆云浮现,鲜血一样的颜色,妖红无比,庆云之中,骤然有命运石板闪现,此宝绽放灵光,那是命之力?

    “什么?这,不可能的,你怎么会掌握命之力,不会的,本尊不信~~~~~~~~~~~~~~~。”轮回大道尊,顿时面色剧变。

    嘶吼中,连忙加力催动眉心印记,可,骤然冥河命运石板绽放的灵光,笼罩了血海,血海幽冥,本就覆盖二人所在的虚无战场,此时战场之上,命运石板的力量,轰然扩散而开,顿时,仿佛隔绝了虚无八方,与轮回道尊命之印记联系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你那只是‘命之印记’,比我这里的‘命运石板’差的太多了,轮回,没了命道加持,你又有伤,看我败你,血海无疆造化天,道术,神魔三踏古!”冥河狂笑。

    话语间,呼啸临近,眼中露出一抹狰狞,展开了神通。

    “混账,不,怎么会这样?命道至宝,原来如此,你居然是遁去的其一,吼!”轮回大道尊,被掐断了联系,顿时气势跌落,仿佛旧伤复发,瞪眼向冥河吼着,双目微微充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知道了又怎样?到了现如今的程度,很快图穷匕见,我也不怕命道发现了,反正,我注定,站在他的对立一面,第一劫使被我灭杀,你这第三劫使,也必定败给我,战!”冥河面部狰狞,眼中赤红一片,整个人狠辣出手。

    轰轰轰,一时之间,这片虚无之空,血海战场,两大强者战斗升级了起来,进入白热化状态,冥河,只觉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“好,冥河道友果然好手段,贫道甚是佩服!”无量大道尊顿时大笑而起,心头暗暗吃惊,这新的第三步,好厉害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轮回大道尊,居然如此废物?哼!”圣尊脸色阴沉到了极致,只感觉郁闷,全力出手,却被无量压制。

    虚无之战,还在持续,争斗激烈,生死搏杀,冥河也收获颇多,并且,在战斗之中,他的修为、实力,都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太初宇宙,鸿蒙古尊力量觉醒越来越多,尽管,灭生老人的自爆,让他有了伤势,可灭生老人,毕竟只是仙的一缕道念化身而已,能力有限,随着逐渐觉醒,赤血麒麟压力暴涨,天地色变,虚无扭曲,压抑的气息,扩散了整个的宇宙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天地四极,鬼、妖、魔,尽皆醒来,修为取得了突破,不过三人却是并未轻举妄动,毕竟,四大超脱者缺一不可,还有神之王林,没有出关,没有突破呢?嗯!

    “不知这王林,在搞什么鬼?现在还没出关,话说此人的修为,在我们四个之间,虽然不是最强的,可,不知为何?

    此人却给我一种怪异之感,他的那件秘宝‘天逆珠’我只见他使用过一次,未能探明深浅,很可能,问题出在那‘天逆珠’之上,却不知此宝,究竟什么来历。”一个漩涡世界里,苍茫老祖周身鬼气滔天,气势祖仙十九重极致超脱程度。

    他目光闪烁,露出深邃之芒,看向神之超脱者,王林所在的方向,口中喃喃自语,眉头紧皱之中,却想不出所以然。

    “王林,天逆珠,到底有何秘密?”魔之超脱者,苏铭眉头紧皱,盘膝坐在天地一角,踏魔山之巅,目中有了阴沉。

    “此次封天,以我的封天禁为主,神、魔、鬼,还有那鸿蒙界苍天之灵,赤血麒麟,都要辅助我,如此,此事若成,我肯定分取不少好处,必须全力以赴。”妖之孟浩,坚定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太初宇宙中央,仙庭漩涡界之外,两国之战,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钟山背靠玄荒大千世界,玄荒界周边,更有五千个中千世界,众多世界,犹如一颗颗星辰,围绕着仙庭漩界,轰鸣旋转,滚滚世界之力,仿佛勾连,形成滔天阵法,压制而去。

    紫霄仙庭之处也不简单,整个漩涡世界,早就被仙庭掌握,爆发之下,滚滚力量,无穷紫色尊贵的剑气,激射宇宙。

    而在这同时,世界的力量,彼此对抗时,两大天庭,军队、修士,各路能臣,也是纷纷出动,各逞手段,各具优势的决战而起,国战寸土必争,一寸山河一寸血,十分之惨烈。

    钟山麾下有天魔军团、狼骑兵、、、暗影刺客,等等各种诡异的军团,修者大军更是无数,轰鸣冲杀而去,在那悠扬的号角声之下,凶猛的冲击紫霄仙庭方向,有的军团,甚至已经突破包围圈,杀入了紫霄仙庭,在漩涡世界内,攻城略地之中,而紫霄仙庭也不简单,底蕴深厚,同样攻陷了不少中千世界,双方十七重以上的绝世强者,都纷纷选择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,在高层方面,有剑傲、东方不败、、等外援相助的大崝天庭,终究占据了一定的上风,紫霄天庭,底蕴齐出。

    最高战场之上,钟山、紫霄两位天帝,此刻也是面露狰狞之色,身上有了不少的伤势,生死搏杀中,二人周身上下仿佛有诡异的气机,使得二人,产生了联系一般,全力一战。

    钟山是帝道超脱者,更是靠近仙,而且,仙目下处在将要彻底苏醒的关头,钟山实力几乎逆天,更有一国大势调动之下,八极天尾凶残,于是乎,总算勉强压制紫霄仙帝一筹。

    “可恶,钟山,你那是何等凶兽?居然能吞吃,消化朕的古碑~~~~~~~~~~~~~~。”战斗之际,轰鸣时,紫霄仙帝眼皮狂跳,终于忍不住怒声问,却是,那边厢钟山的八极天尾虽然被自己三千古碑困住,但,却凶悍异常,不断冲撞,并且吞吃一个个古碑,面露痛苦,叫声之中,却带着一股大欢愉一般,艰难却努力的消化之中,滚滚力量,反馈钟山一般。

    “朕的八极天尾,天下万物,皆可为食!”钟山冷声。

    虽然压制紫霄仙帝,然而,他也并不好受,压力巨大,看起来,一时之间,根本奈何不得紫霄仙帝,钟山目光冰冷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你虽然胜朕一筹,可,想要强行融合朕,那是不可能的,看我手段,天目开!”紫霄仙帝狰狞吼着。

    “轰!”话语间,眉心开出一道竖目,毁灭雷霆,轰击钟山面门而去,钟山脸色一沉,侧头躲开,任凭雷力在身体四方炸开,不由脸色苍白,可他并未后退,目中冰冷,抬手就是发出一道神通,却是‘溃’,神通一出,轰然笼罩紫霄。

    “什么,此神通,居然能溃散朕的国之气数,简直岂有此理,钟山?你给我死!”紫霄仙帝大怒,脸色巨变,喷出鲜血,眉心的竖目之中,发出更多的毁灭之雷,炸向了钟山。

    “噗!朕这神通,只需暂时溃散你仙庭气数,此战你就必定落败,八极天尾那里,吞噬古碑,只会越来越强,总有重见天日之时,紫霄,你没有优势。”钟山冷酷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你也讨不到好处,吼!”紫霄仙帝大怒。

    他眉心的独目之内,喷出无尽雷光,那是第三步圣尊的神通,极为恐怖,落在钟山身上,使得钟山脸色苍白,喷出鲜血,伤势逐渐加重,二人就这样,僵持起来,仿佛要死磕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,夫君,紫霄你们俩别打了,再打下去会两败俱伤的,停下吧,别再斗了,不论怎么争锋,都是自己打自己~~~~~~~~~~~~~~~~。”二人谁也不让,眼看坚持下去就是两败俱伤,忽然,一个悲伤却又焦急的声音,传遍了战场。

    咻,玄荒大千世界之中,大崝天庭里,一个黑色凤袍的女子飞了出来,望着两个决战之中的帝王,她极为痛苦,心情十分复杂,她不顾战场混乱,劲气纵横的危险,靠近而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,千幽?”听到这道声音,紫霄仙帝身体轰然一震,露出一抹不可置信之色,等见到此女飞来,他更是身体轰然一颤,目瞪口呆,紧接着露出狂喜之色,想要大笑。

    “紫霄,和朕交手,你还能分心,败给我,却是注定了,哈哈,哈哈哈哈,你还有七情六欲,心有羁绊,朕却进入太上忘情状态,这同样是你一个弱点,所以,你必败!”钟山却是目光冷酷,面无表情,苍白着脸色,眼露狠色加大力量。

    “轰!”钟山手握长生刀,力量凶狠压下,顿时紫霄仙帝手持王者之剑,被钟山推得后退数步,又是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显然,钟山太上忘情,战斗之际,心无旁骛,紫霄仙帝却被古千幽的出现,而震惊,松了一丝心神,顿时被钟山抓住机会,再度压制一筹,紫霄仙帝脸色难看,连忙发力抵挡。

    “钟山,紫霄,你们别打了,再打下去,真会两败俱伤的,不~~~~~~~~~~~~~~。”古千幽飞来,泪流满面,悲呼道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