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洪荒之血道冥河 >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五章 冥河要崛起,欲斩轮回!?
    (今日第二更,3520字!!月底了,求鲜花,求鲜花!!)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太初、鸿蒙两个上界,广阔浩瀚,无垠无边,此时那天地之内,苍生罹难,群雄争锋,十分惨烈。而在这同时,天轰地鸣声中,两界相碰之处,随着规则融合,也在进行接壤。

    甚至这接壤,已是到了收尾的程度,似乎用不了多久,这两个上界,便会融合,不分彼此,然而这一切,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太初宇宙,烽烟四起,钟山大崝天庭兵伐天下,苍穹之巅更有神魔鬼妖、四大超脱者,决战鸿蒙古尊,更有甚者最强道劫之地劫,引来滚滚虚无之力,淹没了仙,要将之毁灭。

    鸿蒙界中,也有绝世强者,争雄一方,大天尊弟子哪吒、烈山二人,率领鸿蒙界高手,搏战太初古修,双方都杀红了眼,无数苍生在余波当中陨落,修者血染苍穹,杀破了天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就在这同时,两个正在接壤的上界之外,虚无里却也是存在两处战场,那是冥河、轮回、无量、圣尊,四个第三步强者争斗之地,此战亦十分璀璨,无量大道尊,已压制圣尊。

    毕竟,太初宇宙的诞生,比之鸿蒙界晚,圣尊是太初宇宙里面诞生的第三步,而早在圣尊成道之前,无量大道尊就已是第三步无尽岁月了,自然,无量的修为,强过圣尊很多。

    “无量,你果然厉害,不过,只要你没有混元大道圣人巅峰实力,就奈何不得我?哈,哈哈哈哈。”圣尊狞吼之中。

    “呵,不错,贫道的确没有鸿蒙古尊,昊天那样的逆天修为,然而,压制你圣尊,足矣!看我手段,碧海无量功~~~~~~~~~~~~~~。”无量大道尊,脸色阴沉,蓦然仰天一吼。

    “嗡轰!”话语间,道韵缭绕中,他施展了神通,滚滚道念,化而为海,此海磅礴,却是一片碧绿之色,如潮涌一样向着圣尊淹没而去,圣尊脸色难看,连忙咬牙用道念对抗。

    轰轰轰,这两位绝世强者,激战连连,看起来短时间很难分出胜负一样,虽然,无量占取上分,可,并未锁定胜局。

    同样的,在这而虚无之空,幽冥血海上,另一处战场之中,冥河对战轮回大道尊,也是很难锁定胜局,冥河毕竟证道第三步不太久,哪怕血道凶戾,掌握体内世界,拥有灵魂道本源辅助,可是,轮回大道尊修行多年,也并非弱小可欺。

    因此,二人之战,进入了焦灼的状态一般,不过,总体上来说,仍是冥河占据了上风,这却是因为,浩劫之下,血海越来越强,冥河的道悟逐渐攀升,加上体内世界,快速消化、分解轮回罗盘,轮回规则融入,世界之力,也衍生更强。

    而那轮回罗盘,赫然是轮回大道尊证道之宝,关系重大,此宝有损,轮回大道尊心神不宁,连受反噬,自然重创,此消彼长之下,慢慢被冥河压制,如此情况,轮回大道尊也是郁闷不已,仰天长啸,惊怒的吼着:“冥河,你欺我太甚?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轮回大道尊,任何一个方面,你都落在下风,你打不过我的,修者世界弱肉强食,我比你强,就是欺你又能怎样?血海无边造化天,世界之光,本源,杀,吼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一切都怪不得我,谁让你是第三劫使,站在了命的那一面,而我执掌‘命运石板’,却是命的眼中钉,肉中刺,一旦大天尊灭了,命道将会毫不犹豫,毁灭于我。其实我早就明白,自己没得选择,注定要站在命的对立面,既然如此,你我,自当不死不休。”冥河红发如妖,面露狰狞。

    “呲吟!轰!”手中证道之剑一挥,剑气如虹,像是血色的长江大河,凶威蕴含在内,向着轮回大道尊,冲刷而去。

    轰轰轰,不仅如此,冥河的心脏洞天,新天地内,还有无穷的世界之力,衍变而成的箭矢,如雨在纷飞,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冥河头顶‘命运石板’旋转,克制轮回大道尊眉心‘命之印’的时候,绽放蓝色的光辉,配合灵魂道本源力量,演化出更为诡异的魂术,向轮回道尊体内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与我不死不休,冥河,你以为自己是谁?一时侥幸,能压制本道尊,就是你的极限了,怎么?你还想杀了本尊不成,简直可笑,怕是你没那个本事。”轮回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除非混元大道圣人巅峰,达到鸿蒙古尊,甚至昊天那个级别,才有可能,灭杀本大道尊!而且,究竟是否能够做到还未可知,因为,至今为止,从没有第三步之修,陨落过。

    哪怕混元大道圣人,还不是永生不死,但,凭我们的实力,没人能杀掉,哈,哈哈哈,我之所以选择站在命道方面,也是避免那昊天,证道第四步之后,具备灭杀我辈之能!昊天与命道不同,命道,是一种规则,网罗苍生命运轨迹,却没有什么智慧,可昊天不同,他若证道第四步,岂会有我们的好日子?你助昊天,才是错的。”轮回大道尊,怒意勃发。

    “哦?你之所言,或许有一定道理,但,在我这儿,是说不通的,我掌握‘命运石板’,就注定逆命。还有,我冥河的信念和你不同,昊天就算证道第四步又如何?他若能成道第四步,我,为何不可以?”冥河眸色猩红,冷笑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如果始终没人第一个踏出那一步,我们这样混元大道圣人的道途,岂不是彻底断绝?到了巅峰,永远没可能再进一步,与其如此,还不如搏一搏命道!”冥河大吼,眼露坚定之色,蓦然狰狞的叫道:“还有,第三步难杀,但我冥河今日,非要试一试,命数分身,还不来助我,更待何时?!”

    吼声之际,轮回大道尊正要冷笑,正要讥讽,因为在他看来,冥河刚成道第三步,现在压制自己,都是侥幸,是靠命运石板掐断了自己与命道的联系!现在,居然想杀自己?

    “冥河,你休要大言不惭,你。”轮回大道尊出手之际,仰天狂笑,可讥讽的话,只说到一半,就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这股气势,不可能的,是谁~~~~~~~~~~~~~~~~?”轮回大道尊嘶吼中,连忙扭头看了去。

    他只感觉,遥远方向,虚无之间,一道凶猛的气机陡然锁定自己而来,那气机之中,蕴含时空岁月,强大到不可思议?这一瞬,他汗毛炸竖,心惊肉跳,轮回大道尊清楚的记得,能带给自己如此感觉的,只有大天尊、鸿蒙古尊两人尔?

    可是,这道气机,却绝非昊天,更不是鸿蒙古尊,这似乎是另外一个,自己不认识的,第三步大能,而且,是第三步极致,这样一个结论,顿时让轮回大道尊,心中轰鸣响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除了我们几个之外,居然还有第三步大能,而且是,混元大道圣人巅峰,嘶~~~~。”无量大道尊也惊叫。

    “这岁月的气息,好像是岁月长河?嗯!”圣尊同样目瞪口呆,身体微微僵硬,艰难的扭头看去,却见,遥远之处,虚无之空,一条二十二爪神龙,凶猛杀来,周身缭绕了岁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哈,今日贫道与命数分身合力,偏要试试,第三步修者,会不会陨灭,杀!”冥河蓦然仰天狂笑道。

    他大袖一甩,豪气干云,乱发飞扬,这一刻,他气势攀升到了顶点,其人,发如血,性如魔,周身道念,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“轮回大道尊,你只不过第三劫使,本座却是第一劫使,整条岁月长河的力量,都是我的底蕴,由我配合本体出手,你逃不掉的,岁月苍苍,宇宙生灭,古往今来命道几时休,在命衍生的岁月时空面前,纵然是轮回,也要黯然,寂灭。”

    陡然,命数疾驰,杀奔而至,一声嘹亮的龙吟,声震虚无,整个龙躯盘旋,围绕着冥河的幽冥血海,仿佛困住了轮回大道尊的所有退路一样。凶悍的,混元大道圣人巅峰的威压,直接锁定轮回大道尊,龙躯游弋在血海表面,若隐若现,翻江倒海时,二十二个龙爪,雄壮有力,向轮回狠狠抓去。

    时不时地,更是张口喷出岁月湮流,如同偷袭一样,冲刷轮回大道尊而去,轮回大道尊彻底惊慌,面色剧变,惊吼不已:“你,你是第一劫使,你不是死了吗?怎么会,不!”

    他极为郁闷的吼着,眼中,更是露出几分惊悚,冥河实力虽强,又有命运石板,可轮回大道尊不怕,最多被压制而不会有生死危机,可是,命数真龙降临,却真的让他惊悚了?

    混元大道圣人巅峰境界,这是何等修为?即便开辟太初宇宙的鸿蒙古尊,也不过如此,这样的力量,足以碾压,带给轮回大道尊生死危机,他恐惧了,惊骇了,疯狂了,想要朝冥冥中的命道求救,喷出鲜血时,努力催动眉心‘命之印’。

    然而,血海之上,周边有命数真龙,岁月笼罩,更是弥漫了冥河‘命运石板’的力量,此处战场,仿佛彻底隔绝了与虚无的联系,不论如何催动‘命之印记’,就是无法联络?

    “不,冥河,你想杀我,不可能的,古往今来,从没有陨落过一个混元大道圣人,不,啊,噗!”轮回大道尊嘶吼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这样?我轮回道人,成道还在太初宇宙开辟之前,今日居然落得如此下场,啊,噗,一切不该这样的,不~~~~~~~~~~~~~~~。”渐渐,在冥河本体与命数分身的围攻夹击之下,轮回大道尊伤势愈发沉重,早就披头散发,脸色苍白,此刻癫狂的吼着,犹笼子里的困兽,爪牙锋利也无用。

    他节节败退,想要冲出包围圈,可惜,命数真龙太强了,他发现,自己好像逃不掉了,不由得骇然,惊悚,眼露绝望。

    “嘶,这新晋的大道圣人,叫着冥河的,居然有一个大道圣人巅峰的分身,这怎么可能?”远处,无量、圣尊骇然。

    轰轰轰,虚无之空,战,愈演愈烈,轮回大道尊被镇压,甚至被灭杀,陨灭的宿命,仿佛注定。从来没有陨落过混元大道圣人,可是冥河这里,偏就不信,他这一次,就要试试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