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洪荒之血道冥河 >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冥河实力暴涨!!钟山一统太初?!

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冥河实力暴涨!!钟山一统太初?!

    (今日第一更,5747字!!月底了,求鲜花,求鲜花!!)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虚无之战,第三步强者争锋,足以让任何修士,惊心动魄,虽然,很少有人具备资格,观看巅峰对决?这一战,持续到了现在,若是不出意外,轮回大道尊败了,下场必定凄惨,无量大道尊神念望着冥河,眼中也露出几分忌惮、震骇。

    至于圣尊,更是面露惊悚,暗道:“这新晋的混元大道圣人,叫着冥河的,居然有一个第三步巅峰的分身,这简直岂有此理?此人心狠手辣,更是站在鸿蒙界那一边,等轮回被灭掉之后,本座岂不是他下一个目标,嘶,这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无量,你还不回头吗?难道真要看着,昊天度过最强道劫,成就第四步,而后对我辈,有生杀予夺之权?而且命道无上,昊天成功的可能性根本不大。”圣尊惊怒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弃暗投明,和本座一起,救出轮回,辅助‘命道’毁灭昊天,这才是正理,无量,你要想清楚了。”圣尊面部表情一片焦急,说这话时,双目都赤红起来,死死盯着无量。

    不错,他的打算,赫然是想办法,劝降无量大道尊,而后自己二人合力,救出轮回大道尊,三个第三步,对抗冥河。

    当然圣尊并没有把握,可,现如今,他却是别无他法?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哈,你居然想劝我,真是可笑,轮回他根本就是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昊天此人,贫道与之相交多年,对其了解比你们更深,帝王之心,却心胸宽广,他若成道第四步,只会带着我们两界,彻底崛起,走向更强~~~~~~~~~~~~。”无量大道尊,却是根本不听劝说,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混账,无量,你被昊天灌了什么迷药?他昊天成道第四步之后,一人独大,还会留着我辈,这等日后有资格冲击第四步之修吗?你好好想想!”圣尊惊怒无比,愤恨的大喝。

    “呵,好好想想,是你才对!以昊天心胸,根本不会打压混元大道圣人,你和轮回,太看得起自己了,凭你们俩也想有资格冲击第四步,尔等,连搏命道的勇气,都没有,哈哈哈,今日有冥河道友相助,我必镇压你,碧海无量功,镇!”

    无量大道尊意志坚定,打定主意,岂会改变?当下目露凶狠之色,探手发出神通,碧绿之色的大海,席卷道念而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,无量,你会后悔的,啊,不!”圣尊惊怒不已。

    轰轰轰,于是,这两人战场之处,争锋更为激烈,恶斗连连之中,圣尊心惊肉跳,生怕什么时候,冥河解决了轮回大道尊,就来收拾自己,故而,警惕、分心之下,更被压制。

    他狰狞的吼着,也曾经试图摆脱无量大道尊,可惜无量全力出手,虽然无法灭杀自己,然而,想要摆脱,却也很难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就算摆脱了,自己能逃到哪去?莫非离开鸿蒙、太初两界范围,朝未知的虚无方向,遁走而去?圣尊大郁闷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冥河,你欺我太甚,居然粉碎了本座的证道之宝,啊,噗,什么,你,这是何种秘术,居然能抽取本座的血脉,怎么会这样?不!”陡然,不远处,传出了嘶吼。

    却是轮回大道尊,久战之下,终于敌不过冥河与命数分身的夹击,惨遭镇压,当然,想要杀死第三步,十分之困难。

    不过冥河也有自己的办法,那就是,施展血道秘法,抽取轮回大道尊的血脉,轮回之血,弥漫五脏,沁染六腑,更有滚滚力量,淬炼自己肉身之中,一时,冥河这里身体巨颤。

    “轮回,你将是贫道崛起的踏脚石,吼!”冥河仰天长啸,他脚踏血海,周身有岁月笼罩,血色的虹光,惊天掀起。

    “嗡轰!”道韵缭绕中,随着吸取轮回大道尊,第三步强者的血脉、力量,甚至神魂,冥河肉身在蜕变,气势节节攀升,修为,更是直冲而上,要知道,轮回道尊可修行多年。

    境界,混元大道圣人初期,初期巅峰,中期、、还在攀升之中,血道的凶悍之力,缓缓扩散,使得虚无八方,都泛起了层层涟漪,轮回大道尊狰狞的吼着,充满了不甘心,渐渐绝望时,声音也虚弱了下去,这一切,让无量、圣尊心惊。

    “轰!”整整三个月过去,冥河修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体内一声超级巨响,这一刻,血海陡然膨胀,更为磅礴。

    “混元大道圣人中期巅峰,哈,哈哈哈。”冥河狂笑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步后,居然还能如此迅速突破,极为难得,这有赖于冥河修行的特殊,还有血之道、灵魂道两种本源相助。

    更在于,浩劫发展到最后关头,每时每刻,两大上界天地之中,都有苍生、修者陨落,无穷鲜血,汇入血海,一个苍生鲜血力量微不足道,可当这份微不足道,成百上千万的聚集,却会磅礴,成为冥河这里的底蕴,加上吞噬第三步精血、力量、神魂的契机,于是,冥河突破了,达至中期巅峰。

    “冥河,你,我不会放过你的,昊天必被命道所杀,而你的下场,同样好不到哪去,咳咳咳,噗!”轮回道尊虚弱。

    此时,血海之上,轮回道尊披头散发,整个人苍老了无数,似短短三个月之内,岁月就在其身上,溜走了亿万年?

    却是命数分身的岁月神通,太过恐怖了,他是第一劫使,岁月长河,本来就是命准备的,可谓是命的一部分力量,自然非同小可,哪怕轮回之光护体,也抵不过岁月长河的侵蚀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苍老还在其次,更加凄惨的是,此刻被冥河抽取血脉、力量后,轮回大道尊面色苍白,毫无血色,整个人皮包骨头一样,跌落在血海之上,他面露疯狂,狰狞低吼。

    “冥河,你杀不死我的,虽然我栽了,不过凭你和这分身,想抹杀第三步混元大道圣人,还做不到,我的力量、法力、神魂都被你吞噬的差不多,成就自己,但,我还有道念。

    第三步大道圣人,一念永恒,念头不灭,永远不死,我也不会让你镇压我之道念,此番浩劫之下,你若不死,来日本座必定找你报仇,冥河,你等着,爆!”轮回道尊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紧接着,下一瞬,一声超级巨响,在虚无之空回荡而开,轮回大道尊,知道彻底败了,赫然选择自爆而开。

    巨大的蘑菇云,于虚空炸响,血海被巨力冲击,掀起惊天海啸,便是命数分身,都脸色阴沉:“岁月,护体神光!”

    “混账,好一个轮回大道尊,该死的!”冥河目中露出阴沉之芒,反应却也不满,第一是时间,放出领域,自己也踏入领域当中,领域,就是新的天地,此刻,随着冥河修为暴涨,并且,融入了轮回道之后,领域也提升,完善了无数。

    咔咔,轰,不过,被自爆威力冲击,还是摇摇欲坠,不过好在自爆的时候,轮回大道尊已然虚弱至极,这才总算被冥河的领域挡了下来,许久之后,当一切平息,命数分身与冥河本体这里,都有不少伤势,不过,二人的收获,却巨大。

    “嗯,第三步大能,果然难杀,他的道念遁走,多半转世去了,凭我混元大道圣人巅峰的能力,还没办法毁灭第三步的道念,第三步,一念永恒,道念存在,就不是彻底陨落。

    不过他想修炼回来,不知要多少岁月!”命数分身道。

    “嗯,多半,真的只有第四步,才具备摧毁道念的能力,而似你我这等修为,只能镇压。”冥河眸色深邃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继而,他看了一眼,轰鸣不止的天地,目光隔着虚无之空,却是看到了,两大上界之中,惊心动魄的大战,仙,正在承受命引来的地劫,地劫,是虚无之力,十分惊险、困难。

    钟山的大崝天庭,却是稳扎稳打,迅速扩张,以其庞大国力,收服一个个漩涡世界,太初宇宙的气数,向大崝聚拢。

    “嗯,所谓最强道劫,分为天地人,现在,人劫,地劫都在进行之中,也就是说,还有最后的天劫,不知为何?每一个呼吸之间,就会有心惊肉跳之感,而且,命运石板也在频频示警,这说明,天劫很恐怖,昊天不一定能胜,唇亡齿寒,他若败了,紧接着就是我,我掌遁去其一,命,不会放过我的,虽然,他几乎没哟智慧,现在的修为,还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那么,只好对不起你了,太初界第三步大能,圣尊~~~~~~~~~~~~~~。”冥河眸色猩红,想着,冷酷的看向远处。

    继而,同命数分身对视了一眼,二人毫不犹豫,杀奔圣尊而去,虚无之间,巅峰对决,再一次掀起,圣尊悲恨不已。

    “无量,你还没看清吗?冥河此人心狠手辣,毁了轮回大道尊,现在是我,接下去,就是你了,你,还不与我联手对付他,啊,噗噗!”圣尊心惊肉跳,惊悚一吼,满脸骇然。

    “圣尊,你不用挑拨离间,贫道与昊天,早就结盟,你和轮回,都是我之敌人,自然无需心慈手软,无量道友却是我和昊天的盟友,同一阵营,我怎会与之反目。”冥河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,贫道既然选择了,就不会改变立场,圣尊,给我看打,碧海无量功!”无量冷哼出手,心里却是警惕无比。

    能成就第三步,他也不是简单之辈,对冥河,防范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无量大道尊目中平静,仿佛有所依仗,不惧冥河事后翻脸一般,于是,三大强者围攻之下,圣尊,惨遭镇压。

    这一战,惊天动地,持续了好一段时间,紧接着,冥河、命数分身、无量大道尊没有再动手,而是盘膝打坐,在这虚无之空,修复伤势,三年之后,在岁月力量加持下,三人伤势恢复彻底,冥河这才对被镇压的圣尊,施展了手段,抽血。

    “不,冥河,你不能这样对我,噗啊!”圣尊落得轮回大道尊一样的下场,不过,他也是狠辣果决之辈,眼看逃不掉了,冥河也不会放过自己,于是,在抽取血脉三分之一的时候,就自爆而开,比轮回大道尊,还凶狠不少,道念遁走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圣尊,此人的心性,比之轮回道人,还要狠辣,就是轮回,也最后关头,才选择自爆遁走,他却”巨大的蘑菇云,在虚无之空炸响,众人瞳孔一缩,无量大道尊叹息。

    “轮回是期盼着‘命道’解救他,不到最后关头,自然不愿意放弃,可,有了轮回的前车之鉴,加上自己又不是命道的‘掌劫使者’,这圣尊自然果断自爆遁走。”命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道友言之有理!”无量大道尊双眼一眯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冥河道友,接下来的,有何打算?”无量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修为,还不够强,天劫,随时可能会发生,我准备在虚无之内,修行一番,以图他日自保。”冥河郑重开口。

    “哦?如此,贫道告辞了!”无量大道尊深深地看了冥河一样,目光微微一闪,又看向命数,却是明悟了似得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也没什么寒暄的,无量大道尊,拂袖离去,冥河则是在这虚无里,脚踏血海,目露坚定,看向命数分身,沉声道:“命之危险将近,你我二人,也该融合,提升至最强了!”

    “你我一体,不分彼此,自当如此!”命数分身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迟疑,更没有反对,于是,冥河盘膝坐在幽冥血海上,血之大道,惊天掀起,如道之光柱,冥河身融大道,而后,命数分身,化为人身,从容的,一步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嗡!轰!”命数分身,踏入冥河的体内,进入心脏洞天,也就是领域里,在那新天地之中,身化二十二爪岁月苍龙,如一条岁月长河一样,滚滚力量,弥漫在新的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“岁月苍苍,天命之眷,幽幽命轮几时休,散~~~~~~~~~~~~~~~~~~~~~。”紧接着,命数分身,二十二爪真龙之躯,一声龙吟,一声叹息,带着感慨,身躯开始飘散。

    “嗡!”道韵缭绕中,岁月之力,弥漫整个新世界,其道念,散去了自己的意志,融入冥河本体的意志,他本就是冥河的分身,二人道念,自然快速融合,于是,冥河在蜕变。

    滚滚力量,岁月气息,从冥河身体内散出,冥河气势陡然攀升,刹那冲破瓶颈,达至混元大道圣人后期,并没有停下来,还在攀升之中,冥河正融合命数分身,实力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而在这同时,另一方面,太初宇宙里,苍天鸿蒙古尊遭到神魔鬼妖围攻,心头惊怒无比,因为他发现,这四人哪怕实力比不上自己,然而,却十分难缠,各逞手段,自己也是手忙脚乱,尤其那妖之超脱者,孟浩的封天禁,更克制自己。

    鸿蒙古尊心里早就暴怒,于苍天之眼内部空间,面露狰狞之色,调动天地之力,企图灭杀四大超脱者,可惜,事情却没这么简单,本来苏铭、王林、、等四人,就达至了祖仙十九重超脱者,修为暴涨,现在,更是有鸿蒙界规则,苍生、鸿钧、盘古、紫斗、、等绝世强者的力量加持,自然是恐怖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一战,焦灼起来,苏铭四人,节节败退,然而随着各种底牌施展而出,却逐渐变得从容,鸿蒙古尊大郁闷。

    “混账,你们四个小辈,简直找死!”鸿蒙古尊惊吼。

    “呵,鸿蒙古尊,我看找死的,是你才对,你之前已经被仙打伤了吧,他们四个,的确无法奈何你?现在,加上贫道呢,碧海无量功~~~~~~~~~~~~~~。”陡然,一个声音回荡。

    下一瞬,虚无扭曲,一个道袍修士,踏步而出,二话不说,直接闯入了苍天之眼的内部,在那空间里,选择了出手。

    赫然是无量大道尊,与冥河告辞后,他也没闲着,选择相助神魔鬼妖四人,对抗鸿蒙古尊,他的出手,顿时让鸿蒙古尊压力暴涨,惊怒吼着:“无量,你还敢与昊天同流合污?”

    “多说无益,鸿蒙古尊,全盛的你,贫道还畏惧三分,不过你现在有伤,又有四位小友相助,贫道可不怕你~~~~~~~~~~~。”无量大道尊,展开了全力,出手之下轰轰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你,你们好大的胆子。”鸿蒙古尊大怒。

    轰轰轰,一时之间,苍天之眼中的战斗,激烈起来,惊天动地时,诸强各逞手段,展开了全力,时间,缓缓的流逝。

    “嗡轰!”仙在对抗虚无之力,那是地劫,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仙的情况如何?但,浩劫还在发展,天地悠悠,就这样,灾厄之下,苍生苦,两上界大战连绵,一个甲子转瞬即过,在这岁月里,钟山的大崝天庭,没有强力对手的情况下,以不可思议之速度,收服太初宇宙,各大漩界。

    此事十分顺利,不只因为钟山大崝天庭的强大,更因为,太初界绝世强者,都在鸿蒙界,同哪吒、烈山、、等人杀红了眼,而中等层次的修者,更是因为太初苍天,鸿蒙古尊的借力,而变得虚弱,哪怕并未全部昏迷,也发挥不出多强的实力,这样的情况下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打不过大崝天庭,自然只能选择投降了,于是,大崝天庭扩张,极为迅速。

    仙庭漩界之中,长生不死殿,钟山端坐,体内龙吟声声,滚滚气数之力,冲刷业障,这年,这天,八极天尾消化了最后一块本来属于圣尊的古碑,钟山体内一声巨响,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朕的修为,更强了,但,想要冲击第三步,还不够!要尽快统一太初宇宙,掌握所有漩涡世界,到时候,整个宇宙的气数,都是我大崝的,无边国之大势,加持我身,不论实力,还是修行方面,都大有臂助,嗯!”钟山在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接下来,钟山开始亲自处理朝政,帝王之术,面向整个大宇宙,招揽人才,一时之间,大崝天庭,发展更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昂!”直至又是六十年岁月过去,大崝天庭,几乎掌握了整个太初宇宙,滚滚气数,磅礴到不可思议,龙吟苍凉。

    “朕之大崝,目下已趋至极限,也是时候,出手了,鸿蒙界苍天,鸿蒙古尊么?你抽取苍生之力,可现在,这苍生都是朕大崝天庭的子民,他们的力量,只能借给朕!”这一日,钟山踏出长生不死殿,缓缓抬头,看向苍天之眼,目中凝聚了一抹战意,喃喃自语时,双眸露出了一丝果断之色般。

    钟山沉着冷静,开战之初,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,而是抓住了太初宇宙虚弱的空档,开疆辟土,调整状态,现在大崝掌握了太初宇宙,所有漩界,自然,钟山也准备,出手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...